betvlctor伟德:侯敏妻子规劝丈夫不与奸臣来往

古代“廉妻良母”:侯敏妻子规劝丈夫不与奸臣来往档案赵柒斤在已落马的“大老虎”腐败案中,贪腐“夫妻档”不时出现。一些“大老虎”的夫人更是“以夫之名”敛聚财富,为家族谋取非法利益,种种劣迹触目惊心。这让我想起了“家有贤妻,夫不遭横祸”的名言。唐朝河北人张鷟在《朝野佥载》中就用真实的史料诠释了这则警言。《朝野佥载》卷三载:“畲请禄米送至宅,母遣量之,剩三石。问其故,令史曰:‘御史例不概剩。’又问车脚几钱,又曰:‘御史例不还脚钱。’母怒,令还所剩米及脚钱。以责畲,畲乃追仓官科罪。诸御史皆有惭色。”意思是说,有一次,李畲差手下把禄米(官俸)送到家里。李畲的母亲叫人用斗一量,竟多出了三石(十五斗),便问原因。差使答道:“按惯例给御史量米,不平掉冒尖的部分,自然就多了点。”李畲母亲又问运费多少?差使又称,给御史家送东西是不用付运费的。老夫人听了之后非常生气,硬要差使将多出的米和运费带回,同时以此训责了御史儿子。后来,李畲将发放俸米仓官治罪,并要求一切按规定办。其他御史知道后,都感到非常惭愧。所谓身教重于言教,李畲母亲无疑为做大官的儿子树立了最好的典范。李畲能青史留名,与秉性正直清廉的母亲有着很大关系。李畲的幸运,来自一位清廉好母亲;而武则天时代掌管果菜种植的官员侯敏幸免于难,则得益于贤妻董氏。《朝野佥载》卷三开篇便讲述董氏谏言丈夫的故事:武则天临朝时,酷吏来俊臣权重气骄,朝中大臣对他无不敬畏三分。侯敏也不例外地跟他套近乎。侯敏的老婆董氏便规劝丈夫:“俊臣,国贼也。一朝事败,党附先遭,君可敬而远之。”侯敏听从了老婆的劝告,跟来俊臣保持了距离,也引起了来俊臣的不满。他向武则天谗言侯敏做上林令不称职,不久,侯敏被贬为涪州武隆县令。无端从京官降职到偏僻之地当县长,侯敏就不想干了。此时,董氏曰:“速去,莫求住。”于是侯敏就去涪州报到,在给州将呈递名片时,故意写错格式。州将看了很生气:“连一张介绍信都写不好,怎么当县长?”便搁置了侯敏报到的公文。看到丈夫“忧闷无已”,董氏又劝到:“且住,莫求去。”在涪州住了50多天后,武隆县那边果然出事:一说忠州贼匪作乱,杀了武隆县长及家人;一说来俊臣暗地里派人想干掉不听话的侯敏。侯敏因上司扣了任职文书不得上任保全了性命。之后,来俊臣被诛杀,其党羽要么被杀,要么流放岭南。而听了老婆话、没加入来俊臣圈子的侯敏再次逃过一劫。审时度势、明辨是非的董氏不仅数次化解了丈夫的危机,更堪称是为官者的“贤内助”典范。劝谏武则天斩杀来俊臣、还位于李唐的除狄仁杰等外,官至同凤阁鸾台平章事(宰相)的吉顼也发挥了重要作用。《朝野佥载》称吉顼老婆“贤妻达节,谈者荣之”。殊不知,他娶这个老婆还有一段小插曲。据该书载,吉顼老爸做冀州长史时,本来想娶南宫县丞崔敬大女儿做儿媳妇,谁知崔敬的老婆不同意,大女儿更是“坚卧不起”。节骨眼上,崔敬的小女儿挺身而出:“父有急难,杀身救解……姊若不可,儿自当之。”“遂登车而去”。最后,敢于进谏的吉顼当着武则天面揭发其侄河内王武懿宗,惹恼了武则天,被贬为温州司马,不久去世。从“生性阴毒”到“直言进谏”,吉顼的转变跟妻子的规劝不无关联。类似的故事,书里还有很多。尽管官至御史,有“青钱学士”之称、声名远播新罗及日本的张鷟所著《朝野佥载》,因“谐噱荒怪纤悉胪载而失之于琐杂”,为后世诟病,但以唐人记唐事,耳目所接,毕竟较近事实。故其所录亦为《资治通鉴》等史书所引用。尤其张鷟反映的武则天当权时的政治黑暗、吏治腐败、酷吏横暴、民生疾苦等世相,也为现代人观察“盛唐”打开了另一扇窗口。